箫洛

【对于舍友】

  地面倒映出影子。面带笑容,眼中是满溢出的兴奋。精心打扮后,无疑是全场的焦点,在侍者的引领下前往厅堂。
  斯条慢理地坐下,无视一众来宾的动作。心中迫不及待的希望着佳肴的呈现。
  灯光给整个厅堂镀上了一层暧昧的气氛。侍者倒上了葡萄酒,鼻间萦绕着一丝诡异的铁锈味。
  虽心有疑惑,但却不甚在意。也对,没有什么比精致的菜肴更吸引人呢。
  侍者转身离开,嘴角带上了若有若无的弧度。皮鞋踏出一声又一声,在走廊里回响。踏在地上,刺入脑海。
  与光明对立的是黑暗。侍者推开门,厨师一身血污,正在处理着食材。他咒骂着,一边高高举起厨刀,在材料的嘶吼中落下。猩红的颜色霎时间铺满了案台,在边缘汇成细流,一点一点的淌下。
  侍者不过是眨了眨眼,无视鞋面的几处猩红,无声地等待着。
  经过精心雕琢,外表完美的成品被侍者端上了餐桌。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,是来自天堂的美味。宾客的称赞不绝于耳,侍者不过是呈上了自己的敬意,微微欠身后离开。
  “原材料是酸的。”侍者想。“只不过从鲜活的躯体中得到。”
  菜肴静静的呈在桌上,完美无缺的外表掩饰的,不过是肮脏又血腥的本质。
  刀锋刺入肉体,带出冶艳的花朵。
  佳肴送入口腔,形成唯美的享受。
  多恶心啊。